俗話說「久病床前無孝子」,看顧重病者長時間後,照護的人心靈也很容易生病…前年,台北市44歲的何忠明親手掐死自己的腦麻兒子,他在庭上透露原因「我看他很累」,讓不少人聽了都備感鼻酸。

▼何忠明前年把腦麻的21歲兒子何家綸載到基隆河濱,詢問他:「大家都很累了,我想殺了你好嗎?」他表示自己看到兒子點頭應「好」之後,就失手掐死他,之後伴屍長達一小時,才把車子開到警局自首,依殺人罪起訴。

何妻在近日出庭作證,淚訴啟智學校、台北市政府社會局照護人員有不當行為,導致兒子情緒失控,有攻擊人和自殘問題。她透露兒子在3歲時罹患腦癌,之後四肢無法行動,全靠家人打理,但最讓他們受不了的,還是兒子在青春期後出現情緒不穩的狀況。

何妻說,兒子抓狂時會用腳踹人、揮手打人、咬自己、頭撞牆、從輪椅上自摔,原因就是他「腦袋想很遠」,感受得到社會排擠他這類小孩,知道陌生人嘲笑他流口水,還惡言說「病情這麼嚴重,怎麼不死一死」。

何妻說,兒子雖然發音不清,但他們全家都可以聽清楚,前年過年時,兒子還有感而發說:「媽媽你不能死,妳死了我怎麼辦,還是我去死好了?」讓她當場下跪,懇求兒子控制情緒,在庭上的何忠明聽到這一段也忍不住低頭啜泣。

▼他們也曾經好奇兒子上高中後為何情緒大變,直到何妻有次到啟智學校查看,才發現無法行動的兒子被遺棄在教室中間流淚,其他同班小孩雖然也有特別疾病,但都可以活動,所以沒有人要理他。老師雖然曾說午休時會把何家綸帶到辦公室,但事實並非如此。

被班上排擠後,何家綸開始出現拒絕上學的狀況,校方則指出人手不足,乾脆就讓何家綸長期請假。他們後來把兒子帶到精神科就診,但醫院看他是腦麻兒也興致缺缺,只開藥治療,不過兒子反應吃藥會昏昏沈沈,所以拒吃。

何妻說,他們找公立教養院被拒,私立又因為太貴而負擔不起,轉而向社會局求助,社會局又表示家長要自行上網找資料。他們家只有何忠明有工作,做工領日薪收入不穩,還要照顧另外兩個小孩,經濟上實在沒有餘力。

何妻說,案發是她生日隔天,由於丈夫週末都會載兒子兜風,並沒有想到會就此發生憾事。她透露丈夫平常都很疼兒子,從來沒說過要殺了他。

▼輪到何忠明陳述時,他說自己當天本來也沒有預謀下手,只是兒子剛好從椅子上滑落,便問:「爸爸很壞,大家都很累了,我想殺了你好嗎?」沒想到何家綸應「好」,過程中也都沒反抗,他才會失控下手。

何忠明在庭上敘述這段過程時,也痛哭說:「我看他很累!我跟他說如果死後有鬼,我可以去陪他!我覺得他現在一定過得比以前好,不用別人照顧,想去哪裡就去哪裡!」

不過檢方認為,何忠明看到兒子說「好」,以及他認為這樣對被害人更好等,都屬於他個人的片面推斷。加上國家一路照顧何家綸到20歲,何忠明週末只照顧兒子10餘個小時,負擔和壓力根本沒那麼大,要求法官以殺人罪判刑。

▼但律師指出,國家在長照這塊的確有漏洞。何忠明也駁斥檢方說,他真的有看到兒子說「好」,可以接受測謊,自己這輩子也都為小孩而活,退伍20年以來,他每天除了上下班,從來沒跟朋友聚餐喝酒過,「如果檢察官可以帶一天像何家綸這樣的小孩,他就會知道了」、「我覺得兒子現在過得比較好,那是我現在只能這樣安慰自己!」法官諭知,全案會在12月27日宣判。

網友看到也難過說:「這樣的家庭,壓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,也許父親做法不當,但孩子也無法過正常生活,父親親手掐死自己的兒子,他的心應該比任何人還痛吧!」、「他們夫妻兩人應該身心俱疲了,二十年,非常人能所及,放過他們吧!」、「過多的感想也不過就那一句話:請支持合法安樂死。酒駕、殺人都能獲得輕判,都被你爛法官認定能教化,這個案子如果判的下去,我真心詛咒法官」、「檢察官有照顧過病人嗎?有什麼社會歷練了解20幾年,持續每週末照顧10幾小時的心情?」這個事例真的讓人鼻酸,沒有親身瞭解過的人,永遠也不會懂這位父親的痛啊…

來源:appledaily

留言